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全国咨询热线:13323318646
力拓、淡水河谷、必和必拓、FMG铁矿石主要成本分析

2021/6/16 18:58:57 来源:www.mdbxgg.cn 点击次数:

从供需关系基本面来看,铁矿石价格与钢铁工业发展高度相关,但表面现象背后隐藏着国际四大矿以优质资源总量和低成本优势构筑过高市场主导地位,获取更大商业利益的深层次布局。

****,掌控优质资源,铁矿石金融化。

国际四大矿掌控全球****质铁矿资源,其铁矿石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约46%,铁矿石贸易量占全球约68%,市场集中度优势明显,铁矿石市场买卖双方力量显著不对等,再加上铁矿石定价的指数化和金融化,国际四大矿对铁矿石定价权的控制力愈发强化。

一方面,铁矿石长协、现货交易均以指数作为定价依据,但是其编制方法存在受期货市场影响大、样本数量小、不能客观准确全面反映真实供需情况等问题,造成了份额小(20%-30%)的现货市场价格决定了份额大得多(70%-80%)的长协价格。指数采集的样本提供者主要是贸易商和中小钢铁企业,大型钢铁企业基本上都是长协用户,较少通过现货采购,因此其交易价格不能在指数中得到有效反映。

另一方面,国际四大矿利用市场地位优势、大股东的金融背景,可以通过资本市场、海运市场、控制发货量等商业运作来控制铁矿石现货市场价格,进而影响铁矿石期货市场,使铁矿石价格脱离供求关系决定的合理价格区间。此外,掉期合约、指数期货等铁矿石金融衍生品也为投机资金提供了炒作途径,铁矿石金融产品价格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现货市场的价格走势,国际四大矿成为铁矿石过度金融化的****赢家。

第二,借助成本优势,扩大市场份额。

2011年开始,国际四大矿凭借其优质矿产资源和集中度优势,开启以低成本挤压高成本矿,然后借助矿山复产和新投资矿山建设周期长,大幅涨价进一步获取更高商业利益的循环模式。

2011-2015年,在铁矿石需求萎靡、价格滑坡之际,国际四大矿却积极扩大产能,逆势提高产量以抵消矿价下滑带来的不利影响,并利用成本优势将高成本矿商(包括国内矿山)挤出市场,迅速扩大市场份额。受限于产业集中度低、税负重、经营效率低、高成本和环保压力,中小型矿山逐步退出市场,国产矿产量自2014年达到峰值后持续下降,国际四大矿对全球铁矿石市场的控制力进一步加强,中国钢铁业对进口铁矿石依存度进一步提升,国际四大矿为矿价新一轮上涨,获取更大商业利益奠定基础。

第三,精准预测需求,布局中国市场。

21世纪以来,国际矿业巨头较好地把握了全球钢铁市场发展周期,精准预测市场需求,积极布局中国市场,即便经历了2008-2009的国际金融危机和2011-2015年的钢铁产能过剩,依然对中国铁矿石需求保持乐观。

2016-2020年,中国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显著,完成化解过剩产能超过1.5亿吨、出清地条钢超过1亿吨,提前完成“十三五”化解钢铁过剩产能上限目标任务。同时,2016年钢铁行业实现扭亏,企业经营效益开始好转,市场经营秩序持续改善。另一方面,行业效益好转也带动了投资冲动,粗钢产量持续快速增长,从2016年的8.08亿吨到2018年达到9.28亿吨,2020年达到10.65亿吨。铁矿石价格自2016年开始恢复上涨,中国进口铁矿石量也持续增长,铁矿石对外依存度连续五年超过80%,2020年中国进口铁矿石11.7亿吨,同比增加9.5%,进口铁矿石均价约101.65美元/吨,同比增长7.2%,随着中国铁矿石进口量价齐升,国际四大矿对中国经济和中国铁矿石需求布局,获取更大商业利益的循环再次显现。

国际四大矿铁矿石主要成本分析

中国进口铁矿石到岸成本主要由离岸现金成本和海运成本两部分构成。表1至表4为2015-2020年国际四大矿铁矿石中国到岸现金成本构成情况(数据来源:AME),其中离岸现金成本由采矿成本、选矿成本、管理和维护费、特许权使用费和矿区到港口运费构成;中国到岸现金成本由离岸现金成本和到青岛港海运费构成;该成本数据仅为现金成本,不含国际四大矿的融资、折旧费用。


从铁矿石离岸现金成本来看,国际四大矿铁矿石离岸现金成本均非常低,基本处于20美元/吨左右,均未超过30美元/吨。2020年,淡水河谷铁矿石平均离岸现金成本为20.76美元/吨,力拓22.61美元/吨,FMG为17.51美元/吨,必和必拓18.64美元/吨。近两年,国际四大矿的铁矿石平均离岸现金成本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但仍处于较低水平。例如,2020年淡水河谷铁矿石平均离岸现金成本较2018年上涨22.8%,也仅为20.76美元/吨,一方面由于采矿年限增加,采矿、选矿成本会逐步提高,另一方面,近两年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导致特许权使用费提高。




从海运成本来看,通常国际四大矿铁矿石海运费不会有太大波动,它们为了确保铁矿石的长期运输能力,一般都通过长期租船协议减弱海运费价格波动的影响,同时不产生与船舶建造、所有权和运营相关的成本。例如,2018年,淡水河谷完成了与船东的长期租船合同谈判,雇佣47艘新型超大矿砂船,容量为32.5万吨,该型船东计划在中国、韩国和日本建造新船,预计在2019-2023年之间交付。新船将配备与目前使用的第二代Valemax船相似的发动机,该类型发动机更省油,海运成本将更低。因此,预计淡水河谷铁矿石海运成本将保持相对稳定,并有降低的趋势。

从到岸平均现金成本来看,2015-2020年国际四大矿的铁矿石中国到岸平均现金成本均未超过40美元/吨,与铁矿石价格的波动相比,铁矿石成本波动较小,有效支撑了国际四大矿的巨额盈利。2020年以来铁矿石价格持续处于高位,近期更是突破230美元/吨,而国际四大矿的铁矿石成本变化较小,虽然2021年国际海运价格也大幅上涨,但因基数较小对铁矿石到岸成本的影响有限,国际四大矿非正常的高额利润严重压缩了下游钢铁企业的利润空间,不利于钢铁全产业链健康发展,更不利于下游制造业。(世界金属导报)